“猪芯片”争议背后,养猪业亟待鲶鱼效应
2020-09-22 10:41:54
  • 0
  • 2
  • 0

养猪行业再度热闹了起来。

9月初的时候,1000多头种猪坐着专机从欧洲丹麦抵达中国四川的双流机场,“为种猪包机”开始成为外界争议的焦点。

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首先对此进行评论:养种猪就是做“猪的芯片”,现在必须冲上去自己解决,要解决种猪国产化的问题。

网易味央CEO倪金德随后发声称认同“猪芯片”的说法,但进一步表示,种猪基因应该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,应该培育发展产子率高、耐粗饲且口味明显优于进口白猪的国产土猪“芯片”。

短短一天的时间后,网易味央的养猪事业就有了新动作,与浙江省基础建设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,后者将承担猪场的投资和建设,并将在浙江省的三门县、嵊州市、新昌县等地打造多个现代农业示范园……

将“种猪”这样的小众话题折腾到媒体头条,着实有些超出预料。可如果把时间轴稍微拉长一些,中国的养猪行业似乎从来都不缺少话题性,即便不考虑猪瘟、猪价等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因素,单是金融、地产、互联网等行业大佬们前赴后继的“养猪梦”,就足以承包普通网民大半年的热搜。

然而在舆论上的热闹之外,中国养猪产业的止步不前也是不争的事实,跨界养猪的话题持续了十几年,但大多寻不到后续的踪迹。

01 养猪不是“好做的生意”

养猪与造富的关联,起始于2019年底。

去年11月份出炉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,秦英林家族以1173.8亿元的财富闯进了前十。与其他超级富豪不同的是,秦英林掌管的牧原股份的主赛道是养猪和卖猪。加上彼时猪肉价格的一片涨声,养猪似乎成了一门快速致富的好生意,不仅知乎上迅速冒出了各种大学生毕业养猪的段子,“养猪改变命运”也开始成为新财富故事的脚本。

可细扒一下的话,秦英林家族的财富密码离不开猪肉价格的飙升,而猪肉价格之所以破天荒的高,本质上还是猪周期在作祟。

一般情况下,从母猪配种到商品猪出栏,大约需要一年的时间。如果从引种阶段开始计算,从种猪培育到配种再到生猪出栏,则需要3年多的时间。由于生猪的生产周期比较长,对市场变化存在一定的滞后性,价格波动常常被生产周期直接影响,价格涨跌存在很大程度的不确定性。

特别是中国的养猪行业仍然以散养户为主,市场前20企业的占有率都不到10%,“大行业、小公司”的格局注定无法人为干扰猪周期的形成。最为常见的一幕就是:每当猪肉价格高的时候,散养户们开始增加生猪的养殖,等到几个月后生猪出栏,却发现因为供大于需导致猪肉价格下跌。

所以每隔三四年的时间就会出现一轮猪周期:猪肉价格下跌时,养殖户开始大量淘汰母猪,生猪的供应量随之减少,猪肉价格开始稳步上涨,养殖户重新大批量补栏,然后母猪的存栏量持续增长,生猪供应量剧增,猪肉价格再次下跌。

哪怕是头部的几个养猪大户,也可能掉进猪周期的陷阱。比如曾经和秦英林家族的牧原股份一较高下的雏鹰农牧,在2014年的猪周期底部时错判了风向,将精力从养猪转移到创业板和互联网,一通让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,最终为中国股市留下了“猪饿死了”“以肉偿债”等一系列笑谈。

不仅养猪大户们跳不出猪周期,试图进入养猪行业的“门外汉”们也屡屡遭遇滑铁卢。

金融市场叱咤风云的高盛,在2004年到2009年的时间里围绕中国养猪产业的上中下游进行了密集的资本布局,雨润、双汇以及十余家养猪场都被高盛掌控,但在2013年便草草退场,只留下一句“我们确实高估了自己”。

喜欢定小目标的王健林也曾染指养猪,万达集团在2014年底与贵州省丹寨县签订了扶贫协议,计划投入10亿元建设30万头规模的土猪扩繁厂、屠宰加工厂和饲料加工厂。然而到了2016年初,万达就放弃了自己的养猪计划,给出的解释是:“盖个十万头猪的猪场要几个亿,我们盖个五星级酒店才多少钱?”

无情的猪周期、较长的投资回报周期,万亿级别的养猪市场仿佛被施了魔法,资本大棒搅不动行业秩序,外部力量的渗透力度也极其有限,最终只得在一个周期接着一个周期的循环中重复着熟悉的故事。

养猪当真是一座围城吗?

02 网易味央的战略升级

在无数憧憬养猪的跨界者中,网易可能是最接近成功的一家。

至今读起丁磊养猪的故事,都能感受到满满的情怀。据说是因为烫火锅时吃到了一份可疑的猪血,丁磊萌生了自己去养猪的想法。不管这些故事是否属实,2009年是“瘦肉精”事件、甲型H1N1流感等先后爆发,养猪行业几乎要被压垮的一年。丁磊选择在那个节骨眼高调养猪,凭借的不全是文艺青年的感性。

2014年是网易味央的拐点,传说中的“丁家猪”开始进入网易食堂;2015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,丁磊用自家养的黑猪宴请了几位互联网大佬,在新浪董事长曹国伟等人的自发宣传下,网易猪肉迅速成为网友们的谈资;2016年网易味央首次进行黑猪拍卖,27万元的天价可谓刷新了猪肉的新高度……

之后的几年时间里,网易味央的外部声量有所减弱,开始转向全盘布局:在渠道方面,网易味央的黑猪肉已经在网易严选、京东等平台上对外开放,一大批追求品质的中产消费者并未掩饰自己的消费观;在养殖模式上,网易味央跑通了从品种培养到加工销售的一整套流程,网易猪肉已经是互联网上家喻户晓的名词。

但网易味央黑猪的年出栏量只有2万头左右,直到2018年才在江西高安投资建设第二家养猪场。相比于温氏股份、牧原股份等每年近千万头的出栏量,网易味央还只是中国养猪市场里的“小而美”,想要改变中国养猪业的现状,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可以给出的解释是,养猪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,在造一个猪场的投资堪比五星级酒店的局面下,哪怕是网易这样的互联网巨头,恐怕也吃不消快速规模化扩张的成本,这也曾是一大批跨界者最终止步的原因所在。不过对于跑通了整个链路的网易味央而言,出栏量可以说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。

网易味央与浙江基投的合作,可能就是网易味央战略再升级的信号,将养猪场的投资和建设交给专业的合作伙伴,拿出开放的态度和诚意,吸引越来越多的外部资本参与进来,进而加速养猪场的规模化扩张。

作为互联网起家的“养猪新势力”,向行业输出标准、品牌和技术的轻资产模式或许更适合网易味央。毕竟网易的优势是整合社会资源,应该立足自身的长处打通渠道、营销、生产等各个环节。诸如浙江基投之类的外部合作伙伴,本就在建设施工、工程和地方关系维护层面有着丰富经验,恰好弥补了网易的能力短板,找到网易味央进行全国布局的“捷径”,也是资源整合能力的一种体现。

有理由相信,网易味央将投资与建设交给浙江基投等合作伙伴,转型轻资产的模式和技术输出,势必经历了一番深思熟虑的考量。从整个养猪行业的大局来看,网易味央迈向开放的一步也不失为一个好消息。

03 中国养猪业等待“鲶鱼”

中国养猪业的所有问题,都可以归咎于结构。

按照农村农业部的数据,国内目前有2600万个养猪场,其中500头以下的中小场户占比高达99%,生产了国内50%以上的猪肉。一个万亿级别的市场,又缺少有话语权的玩家,市场的脆弱性不言而喻。

而如此畸形的市场结构,离不开商业模式的陈旧。

中国的专业化养殖在2000年后才逐渐兴起,最终形成了养猪的两个流派:一是温氏、新希望的“公司+农户”模式,公司将猪仔交给农户养殖,并提供技术和饲料,然后再由公司负责销售;一是牧原的自育自繁自养模式,将配种、疫苗、饲料、销售的所有环节都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两种流派都是市场淘汰后的结果,但模式创新的停滞也是既定的事实,现有的模式下已经滋生了一连串的问题:

比如对种猪进口的高度依赖;原因在于国内的养猪企业普遍追求经济效益,丹麦的长白猪、美国的杜洛克猪之所以能够统治市场,正是因为不到6个月就能出栏。而国内的土猪由于生长周期长、“料肉比”高、脂肪含量普遍较高,渐渐被排除在“猪芯片”的序列外,少有企业进行本土黑猪的培育。

但网易味央等已经证实了中国土猪的价值所在,比起快速生长的进口白猪,黑猪的肉质好、抗病性能好、营养价值高,并不缺少挖掘价值。特别是从网易味央黑猪肉的定价和忠实的中产用户群规模来看,当消费者开始追求品质消费的时候,本土黑猪的市场空间越来越大,培育中国本土的“猪芯片”不再是一项“亏本生意”。

再比如养猪一直在“低端产业”里重复;典型的现象就是越来越多的地方划出了针对生猪的“禁养区”,甚至是一刀切的“无畜区”。原因无外乎养猪对经济的贡献不敌制造业和服务业,何况又属于高污染性产业,想要建一座养猪场可谓困难重重。倘若不摘掉“低端产业”的帽子,养猪行业难改当下的局面。

互联网吹来了数字化的东风,能否打破养猪行业的藩篱?并不缺少诱人的想象空间。人工智能和IoT技术的数据追溯,或许可以优化生猪的养殖模式;互联网的运作模式和生鲜冷链等基础设施的升级,或许可以降低生猪销售的供应链成本……至少网易味央不再是科技养猪的独行僧,阿里、京东等也开始以技术流的身份介入生猪养殖的环节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开放的网易味央及其背后的互联网势力,不无为中国养猪业带来新故事的可能:以自主培养的中国土猪为切入点,瞄准越来越大的新中产阶级,通过“模式输出+外部合作”的方式加快规模化扩张的节奏,进而凭借互联网商业模式的韧性对抗猪周期,逐渐沉淀出中国养猪业的第三个流派。

诸如网易味央的模式将对中国养猪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,还没人能够给出确切的答案。但可以笃定的是,中国养猪业的自救之路迫切需要“鲶鱼”的出现,新势力的进入终究会引发市场的鲶鱼效应。

04 写在最后

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,2019年全球猪肉消耗量约为1.009亿吨,仅中国市场就消耗了4486.6万吨,占比接近50%。同时在中国人的饮食习惯中,非常讲究食材的新鲜感,导致进口的冷冻猪肉占比一直未能超过3%。

种种信号证明,养猪在中国是一个既固定又巨大的万亿市场。

当新基建开始成为各行各业转型升级的新风向标时,传统而脆弱的养猪业是时候进行一场现代化手术,给新技术更大的落地应用空间,给新模式更多的探索试错机会,逐步淘汰落后产能,进一步提升行业集中度,最终走出养猪的低端产业“围城”,当是养猪行业毋庸置疑的大趋势。

再稍微延伸一些的话,中国不少地方的猪种已经濒危灭绝,诸如非洲猪瘟的影响可能只是表面原因,终归还是经济效益导致的冲突,解题的关键还在于挖掘中国土猪的品质优势和市场空间。

只有一个“网易味央”可能还远远不够,中国的养猪行业还需要更多的变革者走进来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
申博管理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官方网址 777老虎机微信支付充值 申博代理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太阳城游戏
申博官网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网址 申博娱乐城直营网 www.22msc.com www.sb87.com
申博微信支付充值 菲律宾申博直营网 菲律宾太阳网娱乐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登入 申博网上娱乐总公司 菲律宾太阳城直营网登入